Turn page   Night
edvertisementideas > Glorious Summoner >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63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6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自己居然成了汉元帝!

Xia Pingan 看着眼前那一幅幅展现在great hall 之中一幅幅千姿百态的宫女画像,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实际上,历史上的昭君出塞并没有后世那些文学作品传说中的那么不堪,许多作品把昭君出塞说成是大汉朝带着屈辱性质的和亲,这完全是抹杀了大汉王朝无数名将猛士们的功绩。

在真实历史上,大汉王朝到了汉元帝时代,正是最鼎盛的时候,而这个时候的匈奴经过大汉王朝前面近十位帝王的打击,早已经不行了,江河日下,南匈奴已经向大汉王朝称臣。

竟宁元年,南匈奴首领呼韩邪非常乖巧的来长安朝觐汉元帝,以尽藩臣之礼,并自请为婿。

汉元帝看南匈奴首领呼韩邪还算懂事乖巧,就同意了呼韩邪的请求,当然,面对匈奴这种蛮夷之族,汉元帝是舍不得让Liu Family 的bloodline 和皇室贵胄Princess 郡主什么的真的嫁给匈奴人做老婆的,但是,这种时候,南匈奴的面子也要给的,适当的安抚也需要,不能打人家脸。

不就是一个女人么,随便找一个汉朝ordinary person 家的子女赐给呼韩邪,嫁到南匈奴在南匈奴部族之中“母仪天下”当王后,锦衣玉食,其实也不算委屈。

汉元帝就是这么想的。

漂亮的女子汉元帝自然也是舍不得的,于是,他就想在宫中随便选个丑的女子嫁给呼韩邪了事就行,却哪里想到,这阴差阴错之下,把王昭君给嫁出去了。

王昭君当然不丑,而是人间绝色,乃是大汉南郡秀女之首。

而汉元帝平时选的女人和秀女实在太多,估计somewhat numb 了,为了省事,汉元帝就让宫廷画师给进宫的秀女每人画一幅像,他要选美女的时候,让一群Court Eunuch 宫女把那些画像拿出来在他面前展开,他一眼看过去,就能轻松看到谁美谁丑,谁最合自己胃口。而且这么选,也比较合乎皇帝的身份。

“Your Majesty ,掖庭所有宫女的画像都在这里了,不知Your Majesty 想要把谁赐给呼韩邪?”身边的一个老Court Eunuch ,看着Xia Pingan 没有说话,还在看着那些画像出神,不由在旁边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掖庭的宫女,都是没有被汉元帝宠幸过,甚至是连汉元帝的面都没有见过的入宫的女子。

Xia Pingan 走下宝座,在那一幅幅的宫女画像面前缓缓踱步浏览起来,走着走着,Xia Pingan 就在一副画像面前停了下来,那画像上有一个美丽的宫女,手持Palm Leaf Fan ,正踮起脚尖,在一片海滩花中要捉蝴蝶,整幅画画得非常传神,那宫女身容姿态,无一不美。

画像上写着这个宫女的名字——傅媛。

“这幅画是谁所画?”Xia Pingan 开口。

“Your Majesty ,这副画是毛延寿所画!”那个跟在Xia Pingan 身边的老Court Eunuch 只是瞥了一眼那副画就说道。

“不错,不错,画得不错……”Xia Pingan nodded 。

“毛延寿,还不谢Your Majesty 金口洪恩!”那个老Court Eunuch 眼睛往旁边一瞟,尖着嗓子说了一句,那站在great hall 角落中的几个画师中的一个听到,立马喜形于色,连忙上前两步谢恩。

这个家伙就是陷害昭君小elder sister 的毛延寿?

Xia Pingan 看了一眼毛延寿,毛延寿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put on airs ,温文有礼,就和后世那些电视营销节目上出现的专门行骗的“专家”一样,卖相不错。

再等一会儿再收拾你!

Xia Pingan 心中暗暗说道,“就把这个傅媛赐给呼韩邪吧!”

旁边的老Court Eunuch 听到Xia Pingan 的话都愣住了,Your Majesty 这是转性了,昨晚Your Majesty 还说随便选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宫女送给呼韩邪就行,怎么今天选画的时候,还选了一个漂亮的呢。

但老Court Eunuch 也不敢多问,只是让人收起那副画,准备去安排了。呼韩邪此刻还没有到长安,长安只有南匈奴的使臣在,这些事情,都是要在呼韩邪到长安之前提前定下来的。

而Xia Pingan 之所以选这个姓傅的宫女送给呼韩邪,是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有些野史传说记载,王昭君在宫中就是得罪了一个姓傅的女人,后来那个女人被汉元帝选中封为昭仪之后,地位一下子高出王昭君一大截,处处针对王昭君,让王昭君吃了不少苦头。

Xia Pingan 继续踱步,目光扫过一张张的宫女画像,终于,在那些画像的最后一排,Xia Pingan 在一副画像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王嫱!

王嫱就是王昭君的本名。

画像上的王昭君,在那些画像之中,算是最丑的一个,王嫱姿态略有僵硬的站在一个阁窗之前,手上抱着琵琶,鼻孔略大,眼睛下面还有一点黑痣,犹如泪滴,身形也看不出有多优美,都被琵琶遮住了。

就是这一幅画,就把王昭君给坑了。

Xia Pingan 叹息一声,王昭君之后,到了后世,this world 都没有美女敢得罪摄影师了。

“这副画是谁所画?”

“Your Majesty ,还是毛延寿所画!”旁边的老Court Eunuch 说道。

“好了,其他的暂时撤了吧,这王嫱有意思,朕还没有在宫女之中看到如此形貌奇特的宫女,看她的样子,还会弹琵琶,朕今日刚好想听琵琶,就招她来这殿中为朕奏上一曲!”

“是!”

Xia Pingan 在这里平静的说着,刚刚被表扬,正面有得色的那个宫廷画师毛延寿,脸色瞬间煞白,全身都shiver coldly ,最后失魂落魄的和几个画师离开了great hall ,退到great hall 门口,脚一软,还摔了一跤,狼狈无比。

毛延寿做梦也不想到,汉元帝今日就像转了性子一样,居然专门点名要见丑女。

不一会儿的功夫,抱着琵琶的王昭君来了,进入到殿中。

哪怕是Xia Pingan 见过太多美女,此刻见到王昭君,也感觉眼前一亮,王昭君袅袅进入殿中,一进来,整个殿内,犹如一颗明珠滚落进来,整个great hall 都鲜活光亮起来。

进入great hall 的王昭君仔细打扮过,更显得华贵美丽,仪态万千。

华夏人用female beauty captivating even the birds and beasts 形容绝色女子的姿容,这落雁的典故,就来源于王昭君,飞着的大雁看到地上的王昭君,都忍不住落下来想要瞧个仔细。

手如柔荑,smooth, soft and glossy skin ,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beautiful eyes 盼兮,哪怕是这样的诗句,也不能形容王昭君美貌的一半。

看到王昭君的那一瞬间,Xia P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