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edvertisementideas > Glorious Summoner >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65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6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血月刚刚落幕,锈迹斑斑的孤寂Iron Pagoda 矗立在城市之中,Iron Pagoda 背景的in the sky 是城市内那还未完全散尽的滚滚浓烟。

破旧的轮胎堆在一起,点燃,那效果,和古代的fire beacon 一样。

此刻的巴黎,是一座难以用简单的语言描述的城市,自两年前“九二七流血事件”之后,这座欧洲最大的城市,就走上了自治的道路,变得充满了“革命气息”。

城市内所有的政府机构都已经撤离,而且再也回不来了,穿着政府的军警服装出现在这座城市或者是这座城市的周围,说自己是政府的公职人员,是extreme danger 的,这样的人一般很难活过二十四个小时。

之前在灾难中被遗弃的巴黎市民,各种奇奇怪怪的组织,监狱的逃犯,黑帮,外国势利,有点能耐的summoner ,已经完全接管了这座城市,并且极度仇视在灾难之中逃跑到末日地堡并且造成数千市民伤亡的政府。

幸存下来的巴黎市民把那一场悲剧描述为懦弱shameless 的政客为了逃跑而对堵在路上的巴黎市民的一场屠杀。

街头残留的装甲车的残骸,还在诉说着那一场悲剧。

在混乱和Holy Spirit 之中活下来的人,用了两年的时间,逐渐在这座城市构建了自己的秩序。

巴黎的机场,在一年前,已经重新启用。

恐怖的空间入侵突然戛然而止,虽然那些魔物还未被清除干净,邪恶黑暗的力量依然begin to stir ,在有些地方甚至更加的肆虐,但灾难过后的人类各国,还是得到了一个短暂喘息和恢复的时间。

毕竟,人只要活着,就要生活。

……

在Iron Pagoda 的西南面,那靠近塞纳河和城郊的地方,是城里的一大片平民区,当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到了平民区的那尖尖的教堂屋顶的时候,虽然天空之中还有黑烟没有消散,但整个平民区,也逐渐热闹了起来。

各种喧嚣的声音,各种市井的气息,开始在平民区涌动着。

无数在这个城市活着的人开始为生活和生存奔波忙碌起来。

两头被屠户驱赶到大街上的肥猪,让平民区那狭窄的街道一片鸡飞狗跳,惹来一片叫骂,还带来一群羡慕的目光。

因为能源和各种生活物资的缺乏,整个巴黎,在一定程度上,似乎又回到了两百年前的模样,平民区的街道上污水横流,城里的街道上能看到的还可以跑起来的汽车寥寥无几,那些做生意的小商贩身上都背着枪,赶猪的屠户手上端着冲锋枪,一切充满了魔幻气息。

……

屠户和肥猪穿过了一个叫做玫瑰街的地方,经过了一个叫做老人与海的廉价小旅店,此刻,就在这小旅店的二楼走廊尽头,旅店Boss 加西亚正在略显粗鲁的用肥胖的手用力敲击着那一道挂着206号铜牌的房间门,用半生不熟的华语大声的叫着。

那可怜的房门在旅店Boss 的用力敲击下,痛苦的呻吟着,似乎随时要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一样。

旅店Boss 可一点都不心疼,他心中的耐心早就没了,他的叫声,在整个小旅店中回荡,甚至连外面大街上的人都听到了。

“Mister Luo ,我知道你在房间里,你说过,等血月过了就要付过去一个月的房租,我已经宽限你一周了,这可是看在你画家的身份上做的最大的仁慈……”

无论旅店Boss 在外面怎么叫,里面都无人应答,在敲了一阵门之后,估计是怕那可怜的门真要倒下让自己花上一笔维修费有些划不来,旅店Boss 加西亚喘着粗气,终于停止了对那daoist sect 的施虐。

“明天,我再给你一天时间,要是明天后你再付不出房租,我就要叫治安队来了,你如果被丢到集体农场,那个时候可就顾不上你的体面了……”

在撂下这句话后,胖胖的旅店Boss 终于嘀咕着离开了206号房间的门口,陈旧的楼板被Boss 踩得嘎吱作响。

似乎是外面的喧闹终于吵醒了房间里的人,此刻,那房间里的人才幽幽从地板上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Xia Pingan 看着眼前的一切,脑袋暂时有些空白,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Avatar secret technique 在他眼前残留的最后影像里……

就在他旁边的地板上,有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一截断裂的绳子,两个空酒瓶,还有一瓶AM药。

Xia Pingan 抬头,就看到了房梁上,还挂着另外一截绳子。

倒在地上的椅子,挂在房梁上的半截断绳,一阵混乱的记忆一下子涌入到Xia Pingan 的脑海里。

在这记忆之中,Xia Pingan 看到自己喝了好多酒,胡乱的在嘴里倒了一些药,然后木然的走上椅子,把脖子套在那挂着的绳子里,然后就像一条扑腾上岸的咸鱼,踩倒椅子,开始痛苦而又窒息的在绳子上窒息挣扎。

绳子断了,然后他从椅子上摔下来,脑袋重重的撞在地上。

这个身体的主人,叫罗安,是一个华夏的留学生,在巴黎学习绘画。

一个画家,在乱世到来的时候,是生存最艰难的群体,大家连命都保不住了,肚皮都还饿着,谁还顾得上画画?

脖子上传来的感觉非常不舒服,Xia Pingan 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就在下颌的下面,靠近喉结的地方,还有一道火辣辣的痕迹。

这具身体在Xia Pingan 看来实在是弱鸡得不行,一个连summoner 都不是的人,那体力,在Xia Pingan 看来简直犹如蝼蚁一样,这具身体还正在慢慢适应着闯入到身体之中的强大Spirit Physique 。

除了脖子上有些火辣之外,这具身体的肌肉skeleton meridian 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这个适应的过程,就是这具身体会逐步而又缓慢的经历一次恐怖漫长的divine force 灌顶伐体的过程,这个过程大概需要half a month 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因为Xia Pingan 强大的Spirit Physique ,自己就能慢慢缔造蕴养出强大的身体。

只是片刻之间,随着身体的变化,Xia Pingan 就感觉自己脖子上那火辣辣的感觉越发敏锐,那是身体的神经末梢的perception ability 在增强的预示。

Xia Pingan 挣扎着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与房间的一面镜子前,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镜子里的自己长什么样。

镜子里的人,果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华人面孔。

那是一个华人男子,穿着white 的衬衣,一头有些散乱的black 的头发,带着忧郁气质而又有些茫然的black 眼睛,挺直的鼻子,三十岁左右,脸上线条分明,甚至还有一点英俊。

只是镜子中的人的脸上带着一种病态的苍白,似乎已经多日不见阳光,整个人的身体也不算强壮,透着一股scholar 的孱弱。

那道暗red 的勒痕就在他的脖子上,非常刺眼。

看着镜子中的那个男人,Xia Pingan 摸了摸自己的脸。露出了一个笑容,“放心吧,以后这具身体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