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edvertisementideas > Glorious Summoner >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295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29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督查署内,Xia Pingan 早已经让几个squad 的summoner 全部下了班。

今晚,他主动留守在督查署。

整个督查署,除了Xia Pingan 之外,就只有几个ordinary person 在。

这也是为了预防万一做的准备。

一个七阳境的summoner 发起疯来,整个督查署的summoner 全部加上去,也不够看。今天的行动,在一定程度上是冒着巨大风险的,在不熟悉对方行事风格的基础上,这样做把稳一点。

那个帅气的男人gloomy face ,一步步的穿过督查署brightly lit 的走廊,前厅,路上一个人都没遇到,最后直接来到了Xia Pingan 的办公室。

魏美瑜也下班了。

Xia Pingan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的一张桌子后面,正在——悠闲的涮着火锅。

整个办公室内都是Xia Pingan 火锅的气息,那是欢乐的气息,让人充满食欲的气息。

外面下着雨,凄风苦雨的,但Xia Pingan 的办公室内却很温暖。

纯铜的火锅下面炭火正旺,麻辣的火锅锅底上面翻滚着一层滚烫的红油,火锅旁边的桌子上,一边放着羊肉,海鲜,蔬菜,菌菇等各种食材,琳琅满目,一边还放着油盐酱醋各种调味的碟盘。

Xia Pingan 独坐一桌,正悠闲的刷着一片毛肚,充满了ceremony 感。

夹在他筷子上的毛肚,一下子放到放到翻滚的火锅里,一下子又被他从火锅里捞上来,就像钓鱼一样,一上一下。

“一下……两下……三下……”

那个男人进来的时候,Xia Pingan 正数着那毛肚下锅的次数。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想过各种各样与这个督查使见面的场景,但看到Xia Pingan 居然在涮着火锅见自己,这场面,还是出乎那个男人的意料。

那个男人的眉头跳了跳,强忍着把火锅扣在Xia Pingan 脑袋上的冲动,硬邦邦的走到Xia Pingan 前面,站着,也不坐下,直接生冷的来了一句,“把人放了!”

东港督查署今天抓的人,全部是这个男人的亲人,朋友,甚至soulmate ,这个男人在上京城认识的,关系稍好一些的人,今日全部被东港督查署一网打尽,东港督查署这番作为,逼得这个男人不得不亲自前来东港督查署解决这件事。

这个男人知道,Xia Pingan 是冲着他来的,这几日,这个男人同样也听到了一些传闻,那日拦截Xia Pingan 的那些人,连卫戍Legion 都栽在了Xia Pingan 的手里,这个东港督查使的报复,让所有人都trembling in fear ,这个东港督查使,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手段又强有硬,简直就是草原上的魔獾,惹不得。

这个男人原本以为Xia Pingan impossible 找到他头上,因为他当时是戴着面具的,知道他出手的,只有Huang Family 的人,didn’t expect ,Xia Pingan 还是找到了他,而且摸清了他在上京城的所有关系,特别是后面this move ,太狠了,这个男人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Xia Pingan 是怎么知道的。

涮着火锅的Xia Pingan laughed ,双眼依然看着自己手上的毛肚,在数到第七下的时候,他终于把毛肚从火锅里捞了出来,蘸了一下蘸水调料,然后放到嘴里嚼了起来。

那美味,让Xia Pingan 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一片毛肚吃完,Xia Pingan 才睁开了眼睛,看着他面前那个满脸怒火,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那个男人。

“你知道么,这毛肚涮火锅,煮了太老就不鲜,生的话味道又不好,传说要七上八下最合适,吃起来最鲜嫩,又有嚼头,你要不要来点?”

“我说……把……人……放……了!”那个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在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整个办公室里的灯泡忽明忽暗,窗外的光线似乎被隔绝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从那个男人的身上散发出来,Mount Tai 压顶一样的压向Xia Pingan ,办公室里那些铜制和金属的灯座,器具上,还Tzzzzzzz 的闪电着电光,那紧张的气息,似乎是下一秒,整个办公室内的一切,就要化为齑粉一样。

“我这……办公室里的东西弄坏了……要赔的!”Xia Pingan 依然涮着他的火锅,就像没看到那个男人在发怒一样,顺手又夹了几个鲍鱼丢到火锅里,自顾自的又从锅里捞起了一块藕片,crack crack 的吃着,嘴里说的话都有些含混不清。

“你当我不敢杀你?”那个男人终于愤怒了,抬起手,居高临下指向Xia Pingan 的脑袋,男人的手上,一团black light 在涌动着,像volcanic crater 一样,似乎随时会有恐怖的东西从他手上喷薄而出。

Xia Pingan laughed ,抬起眼来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杀我,你当然敢,不过呢,杀我之后,你也要给我陪葬,裁决军再怂,再无能,也不会让一个督查使在督查署被人杀了而无动于衷,你杀我,那是等于和裁决军宣战啊,你有信心在杀了我之后能躲过裁决军的追杀么?”

听到Xia Pingan 的话,那个男人眼皮跳了跳,脸色更加阴沉。

Xia Pingan 继续说着,“当然,除了你要给我陪葬之外,今天我抓的那些让人,全部是你的同谋,一个都跑不了,他们也要给我陪葬,我已经交代了下去,只要我在上京城有任何的意外,只要我出了事,今日我抓的那些让人,一个都别想好过,会有人收拾他们,送他们来陪我,我一个人可以换你们全部,也不亏了,行了,我话说完了,你要动手就赶紧,要不动手的话,不如坐下来,我们好好聊聊……”

那个男人脸上的神色变来变去,fiercely 盯着Xia Pingan ,Xia Pingan 自顾自的涮着火锅。

在坚持了几秒钟后,那个男人收回手,身体有些僵硬的坐在了Xia Pingan 的对面的沙发上,身上的气息依然强硬,“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给你普普法,按照Dashang Country 的律法,你那日拦截我,拦截一个押送着罪犯返回督查署的督查使,是不是犯法?劫囚之罪,按律法,是不是最少十年起判刑入狱,如果你伤了人,杀了人罪行还要加重,当时你伤了我,差点要了我的命,叛你个二十年,不算过分吧,我有没有诬陷你?当然,那个时候你戴着面具,如果你shameless 的话,你现在可以否认那个人是你,那我们再另说,你想否认么?”

那个男人一语不发,脸色如铁,到了他的this realm ,powerhouse 的自尊让他只能沉默以对。否认?开什么玩笑,那是他这种人能干的事情么,当时戴着面具出手已经情非得已,被人抓住还要否认,那才是脸都不要了。而且Xia Pingan 能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