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edvertisementideas > Glorious Summoner >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355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35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Xia Pingan 看着光茧之中的韦江兴,脑海里则闪过林青的面容。

刚才韦江兴在融合“许由洗耳”界珠的时候,Xia Pingan 就已经到了,福神童子看到的,他也看到了,Xia Pingan 就是在等着韦江兴开始融合,才行动。

许由洗耳的典故Xia Pingan 非常熟悉,这个典故如果有divine sense 水晶配合的话,用时会非常短,韦江兴有可能很快就会结束融合醒过来,所以,Xia Pingan 也就不耽搁时间了。

林青brother ,今日我先杀此人为你报仇!

心中默念着,Xia Pingan 脸色沉静的直接走到韦江兴的那团光茧面前,没有半句废话,extend the hand 摸在光茧上,干脆利落的就是一个Fireball Technique 喷吐了进去。

反派死于话多!

要杀人报仇就干脆利落!

虽然让韦江兴醒过来,义正辞严的数落他一顿,让他weeping bitter tears 颤抖哀嚎的时候再干掉他或许会有更多的心理满足感,但,这其实是扯淡,也是无用的……

一个Blood Demon Religion 的Altar Master ,就算在自己面前忏悔,那也是假的,而且这样的人只要多活一秒,就是夜长梦多。

报仇的分野,就只有两个字,生与死,在这个人活着喘着气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算报仇,只有死了,才算。

让这些垃圾死掉,让韦江兴这样的人在以为可以成功融合界珠的时候死掉,那就是最简单,最有效,最能安慰同伴的法子。

光茧内的韦江兴,就像坐在瓮中被火化一样,身体一点点燃烧起来,几秒钟之后,他身上的光茧开始紊乱震荡,然后,还不等他的整个人被火化完,光茧之中的韦江兴的面容露出痛苦扭曲之色,但身体unable to move 。

韦江兴的口鼻眼睛耳朵开始溢出one after another 的鲜血,再过了几秒钟,等那燃烧的火舌添到他的胸口和脖子,他手上脚上身上的皮肤开始碳化焦黑的时候,韦江兴的脑袋,终于砰的一声爆开了,脑浆像天女散花一样的和包裹着他身体的光茧同时粉碎……

界珠融合失败!爆头!

这样的结果,让Xia Pingan 都感觉有些惊惧,summoner 在融合界珠的时候真是太脆弱了,上次炎犀这个家伙刺杀自己的时候,如果自己还是在融合状态,那也挂了。

没有了脑袋的韦江兴的残躯还是sit cross-legged 在石床上,身体诡异的没有倒下,而是在扭动着。

Xia Pingan 看到韦江兴爆掉脑袋的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有肉芽在迅速长出来,他烧焦碳化的皮肤一块块的脱落下来,那皮肤下面,居然naked eye 可见的就有新的皮肤在生长出来。

韦江兴的身体,似乎有着强大的life force ,不甘心就这么死掉,还在挣扎,试图复活。

这景象,看得Xia Pingan 都有些头皮发麻。

fuck ,Xia Pingan 一挥手,围绕着韦江兴的火焰瞬间凶猛数倍,显露出Vermilion Bird 之形……

终于,在这样的火焰虾,在韦江兴的尸体不再挣扎,在熊熊燃烧的烈焰之中迅速化为灰烬,再无半点生气。

然后,韦江兴的空间装备也跟着爆了。

Gold Coin ,medicine pill ,装着界珠的盒子,crash-bang 的从密室之中涌了出来。

Xia Pingan 也不检查,干脆利落的一挥手,把所有爆出来的东西收起来,低喝了一声,“走!”

炎犀一把抓住Xia Pingan ,就从密室墙壁上那个溶解出来的大洞内,一下子遁走。

从两人出现到韦江兴融合界珠失败被火化,时间不到八秒。

刺杀干脆利落的一下子完成。

一直到炎犀带着Xia Pingan 从正气堡遁走,正气堡内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Gang Lord 韦江兴已经被杀。

刚才上面的人或许有人感觉到了地下传来的divine force 波动,不过韦江兴就在地下,那些感觉到地下传来divine force 波动的人或许是以为韦江兴在施展什么Summoning Technique 法。

要说韦江兴一进入堡垒地下不到半分钟就被刺杀,上面的人可能都不相信。

福神童子锁定目标确定突袭的时间地点,掌控Earth Escape Technique 的炎犀在旁边随时配合响应。

Xia Pingan 与炎犀的完美突袭,韦江兴死得不冤……

……

片刻之后,正气堡十里之外的jungle 之中,炎犀和Xia Pingan 一下子从地下钻了出来。

远处的正气堡,依然一片平静,还有Righteous Faction 的帮众在欢呼。

“好了,咱们两人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江湖路远,就各自保重吧!”Xia Pingan 说着,还给炎犀递过去几颗界珠,那是刚刚的spoils of war ,这几颗界珠,都是Xia Pingan 融合过的,对Xia Pingan 已经无用,“这些界珠,就算给你攒点路费,也不让你白忙活……”

炎犀沉默了一下,还是把Xia Pingan 递过来的界珠接了过来,深深的看了Xia Pingan 一眼,“我didn’t expect 你还真让我走……”

Xia Pingan slightly smiled ,“你我原本就lacking hatred and enmity ,江湖事,江湖了,你在我身边,也不自在,何必强求呢,if fated will meet again 吧,对了,别忘记每天祈祷我长命千岁万岁,haha ……”

说完这话,Xia Pingan 直接转身,几个闪动之间,就已经在百米之外,moved towards Nether Mountain 城如飞而去。

炎犀也是老江湖,who 都见过,什么险恶的场面也都经历过,但像Xia Pingan 这样的人,他却从来没有见过。

他刺杀Xia Pingan 失败,Xia Pingan 最后居然没有要他的命,原本Xia Pingan 可以让他为奴为仆一辈子,但Xia Pingan 却放他走了,和Xia Pingan 在一起的几次行动,他居然还能分润spoils of war 。

炎犀站在原地,看着Xia Pingan 消失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嘴里嘀咕了一句,“奶奶的,怎么老子感觉还有点舍不得似的,难道我有受虐犯贱的倾向……”,这么想着,炎犀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不轻不重的在自己脸上抽了一巴掌,嘴里嘀咕了一声,然后一下子遁入地下,直接moved towards Dashang Country 方向遁去。

世间之事,就是这么阴差阳错。

在金月Palace Lord 的眼中,韦江兴是可以随时牺牲的人,所以金月Pala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