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edvertisementideas > Glorious Summoner >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367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36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吕宋,马尼拉港,港口上,西班牙人的旗帜在到处飘扬……

一个戴着一顶black 帽子,帽子上插着羽毛,身上还穿着金属甲,脚上穿着皮靴,腰上插着火枪的西班牙人叉着腰,站在港口边用箱子垒起来的高台上,正得意洋洋的看着周围那黑压压的人群。

在这个人的身后,是一队穿着盔甲拿着步枪的西班牙火枪兵。

一个身材矮小如鼠,留着两撇鼠须,华语发音稍有一点奇怪的小个子的男人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bully people by flaunting one’s powerful connections 的站在那个西班牙人的面前,正在大声的朗读着手上的一张纸。

“……檄传谕佛朗机国酋长,吕宋部落知道……尔吕宋部落无故杀我漳、泉商贾者至万余人……吕宋本一荒岛,魑魅Dragon Snake 之区,徒以我海邦小民,行货转贩,外通各洋,市贸诸夷,十数年来,致成大会,亦由我压冬之民教其耕艺,治其城舍,遂为隩区,甲诸海国……此辈何负于尔,有何深仇隧至戕杀万人?”

……

“海外争斗,未知祸首。又中国四民,商贾最贱。岂以贱民,兴动兵革。又商贾中弃家游海,压冬不回,父兄亲戚,共所不齿,弃之无所可惜,兵之反以劳师。”

……

在这些人的周围,全部是densely packed 的生活在马尼拉的华人和港口的海商。

Xia Pingan 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在人群之中,入眼就是港口上飘扬着的西班牙人的旗帜。

这里的气氛稍微有些压抑……

Xia Pingan 看了看周围的华人,一个个华人的脸上都带着悲愤之色,不少youngster 则紧紧的捏紧了拳头。

……

听着那个小个子的男人怪声怪调的读着纸上的内容,Xia Pingan 一愣,脑子里马上就冒出了四个字,《谕吕宋檄》,这是1603年西班牙殖民者在对马尼拉的华人massacre 之后,1605年,明朝万历皇帝对西班牙人的回复。

其实在西班牙人屠杀了马尼拉的几万华人之后,那些西班牙人也trembling in fear ,害怕大明军队报复,然后还派使者到大明“谢罪”,希望获得明朝的谅解。

但最终,西班牙人没有等来大明的军队,而是等来了万历皇帝的这封《谕吕宋檄》。

——“海外争斗,未知祸首。又中国四民,商贾最贱。岂以贱民,兴动兵革……”,正是《谕吕宋檄》的这一句话,埋下了东南亚华人延续几百年被屠杀的悲惨命运的祸根。

从此之后,所有东南亚的侵略者和土著们都知道了一件事——杀华人,无事!

对华夏来说,这真是莫大的悲剧,整个大明,一直到到现在,都还把侵占吕宋的西班牙人当成佛朗机人,连是谁在马尼拉屠杀几万华人都没搞懂。

而所谓的佛朗机人,也是最早对葡萄牙人误称。

……

终于,那个小个子的男人终于把手上的那一张纸上的东西念完了,他旁边的西班牙人挥了挥手,那个小个子男人脸上带着卑贱的笑容,习惯的说了一句日语,卑微的躬身退下。

“这就是你们大明国的万历皇帝写给我们总督的信,信件在我们总督手里,信上的内容,你们都听到了,这可不是我们伪造的……”

那个西班牙人也会华语,只是口音更奇怪,他得意的扬了扬手上的那张纸,loudly said ,“从此以后,吕宋就是我们西班牙的,你们的皇帝已经抛弃了你们,更impossible 给你们报仇,派军队过来,你们只是大明的贱民,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们也不用再想着怎么样,大明的军队,不会来了,你们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做生意,那是最好的……”

说到这里,那个西班牙人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他挥了挥手,码头上的一队西班牙人士兵就押着整整三十多个被绑起来的华人出现了。

那些华人一个个身上带着伤痕,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我们希望你们做的是我们允许你们做的生意,而不是不允许的,甘薯是我们严禁你们从这里带到大明的东西,一旦被我们发现,就是死罪!”那个西班牙人指了指那些被押出来的华人,“他们,就是过去一年想要从吕宋把甘薯带到大明的人,今天,我会让你们知道这些人的下场,希望你们不要学他们……”

随着那个西班牙人面色转冷,挥了挥手,被带到众人面前的那些华人,就被西班牙的火枪队员带到了旁边的海滩边上,排成了一排,西班牙人的火枪兵站成一排,在那些人数米之外举起了手上的火枪……

“砰……”

火枪被激发,火药的烟雾升腾而起,排在海滩边上的那些华人全部被枪毙射杀。

光开枪还不够,开枪之后,那些西班牙火枪兵还一个个的检查了一下那些中弹的人有没有活着的,遇到还没死的,再补上一刀。

血腥味和火medicinal smell 混合在一起,让在场的不少人想起了两年前的那场西班牙人的massacre ,一个个脸色发白。

在完成枪毙之后,那个西班牙人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可以散去了。

今天的这场集会,就是西班牙人杀鸡骇猴,让马尼拉的华人对大明彻底死心。

大多数的华人都散了,只有几个矮个子的日本人eagerly 的跟在西班牙人的身边,和西班牙人一起离开……

……

“呸,那些倭奴贱种!”Xia Pingan 身边的一个男人moved towards 那几个日本人的背影吐了一口口水,“东家,这些倭奴最坏,两年前,就是这些倭奴带路,配合着这些红毛鬼子在马尼拉杀了不少人……”

“先回货栈……”

Xia Pingan 说道。

货栈就是陈振龙这些海商来到马尼拉的落脚之地。

大明与吕宋之间的海贸非常发达,从大明输出的瓷器,丝绸等物是西班牙殖民者们的最爱,而吕宋出产的各种香料,铜、铁、锡和各种毛皮,玳瑁珊瑚名贵木材,乃至一些西方的商品,在大明也是热销货。

陈振龙就是在福建和吕宋之间往来的海商。

……

货栈内的海商和水手们都亲历了刚才在码头上的那一幕,气氛有些压抑。

“数万大明子民在马尼拉被这些红毛鬼屠杀,大明无动于衷,还称我等为贱民,还说什么岂以贱民,兴动兵革,这大明,要亡啊……”一个上了年纪的海商喝着酒,在货栈内发着牢骚,一脸苦涩的摇着头,“想当年,三宝grandfather 下西洋的时候,我大明是何等威风,现在居然被那些红毛鬼在吕宋欺负……”

“我等不远ten thousand li 出海贸易,每次回去,港口官吏如狼似虎,多有盘剥,该交的税一分也少不了,却始终是贱民!”也有人叹着气,“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寇仇!”

永历皇帝的那份《谕吕宋檄》,的确让所有大明海商和吕宋华人心寒。

“听说那佛朗机在欧罗巴也是撮尔小国,犹如我大明一省之地,didn’t expect ……”

“诸位,甘薯虽好,但诸位还是别再夹带了,那是掉脑袋的事情!”货栈的Boss 走了出来,苦笑着,对着众人说道,“那些红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