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edvertisementideas > Glorious Summoner >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349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34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Xia Pingan 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走在一条繁华的大街上,这大街人流涌动,街上车水马龙,大街上的建筑飞檐斗拱,听大街上那些人说话,话里都带着一股浓浓的河南口音,倍感亲切。

apart from this ,自己的身边还跟着两个穿着皂衣挂着腰刀的衙役,周围大街上那些行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两分敬畏。

这就是光Martial Emperor 时的洛阳么?

Xia Pingan 打量着街边的建筑和风土人情,心中不由就冒出这么a single thought 。

是的,他现在融合的这颗界珠,就是“Vajra 之颈”的界珠,他现在的身份,就是董宣,此刻的董宣,为洛阳令,也就是洛阳的地方长官。

看这大街两边的建筑就知道了,城内到处都是各类官府及太仓、武库、市所,还有达官贵人的宅邸,这洛阳,豪门巨贾皇亲国戚甚多,手眼Heavenspan 的不在少数,要做好这洛阳令,可没有那么容易啊。

就在Xia Pingan 打量着街边的景物之时,前面的大街拐角处,一个穿着衙役服饰的youngster gasping for breath 满脸通红的moved towards 这里跑了过来。

那个衙役一转过街角,就看到了正在街上巡视的Xia Pingan ,然后想都不想就moved towards Xia Pingan 冲了过来,气都来不及歇一歇,就连忙禀告。

“reporting to 大人……不……不好了……前面崇文坊的街上,有人当街杀人!”

Xia Pingan 心说,来了!

“好大的胆子,居然有人敢当街杀人,快带我过去看看……”

“是!”

那个衙役转过身,小跑着,带着Xia Pingan moved towards 崇文坊的方向快步走去。

东汉时期的Luoyang City ,已经有了繁华气象,“城东西六里十一步,南北九里一百步”,整个城市的市区面积已经有十平方公里左右,共分为十二座city gate ,每座city gate 两侧均有巍峨的双阙,哪怕在城中都能看到,而城区内,被划分成若干长方形或者方形的里坊。

Xia Pingan 在那个衙役的带领下,健步如飞,迈开双腿,只是不到几分钟,就来到了事发的崇文坊。

街边围着一群百姓,都是看人热闹的,但因为死了人,不敢过来,只是远远看着,一个个discuss spiritedly ,还有的人脸上带着惊惧之色,不少路过的百姓甚至看都不敢看,遮着眼睛快步从旁边走过。

一个挑着担子的男人躺在街边,鲜血流淌了一地,那担子里挑着的一些干的果脯,也洒了满地。

两个衙役站在旁边维持秩序,看到Xia Pingan 带着人大步走来,一下子sighed in relief 。

Xia Pingan 来到这里,直接就来到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身边蹲下看了看,那个倒地的男人,30多岁,看起来像一个卖果脯的货郎,满脸生活的沧桑,因为失血,脸色和嘴唇已经有些发白,男人身上的致命伤口有两处,一处是在脖子上,一处是在右边的胸口,看那伤口,应该就是被刀剑之类的锐器杀死的。

“这里怎么回事,此人是谁,为何被杀?”Xia Pingan 站起身来,问那两个守在这里的衙役。

“reporting to 大人,此人叫李小满,是崇文坊的百姓,卖果脯为生,据周围的百姓说,刚才李满挑着担子在街上,有一个人在街上打鞭纵马疾行,闯翻了李小满的担子,李小满不依,就拉住那个人的马,didn’t expect 那个人极为蛮横,下马就打人,两人纠缠一阵,那个人拔出腰间的刀,就把李小满杀了,然后骑着马跑了,我们刚才几个人巡逻到这里,看到这里有人围观聚集,就连忙赶了过来……”

“broad daylight 之下,居然敢在城中杀人,那个杀人的人是谁?”Xia Pingan 怒道。

“据周围街坊所说,杀人的那个人,是湖阳Princess 的苍头,那人杀人之后,有人看到他已经跑到Princess 府上了……”说话的那个衙役说到湖阳Princess ,声音都unconsciously 放低了,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Xia Pingan ,小心的打量着Xia Pingan 的脸色。

湖阳Princess 啊,整个洛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是Your Majesty 的亲elder sister ,Your Majesty 未登基时就和Your Majesty 生活在一起,Your Majesty 见了都让三分的人物,这湖阳Princess 身边的苍头杀了人,谁人敢去抓啊。

Xia Pingan 知道,这衙役说的苍头,在汉代,就是equivalent to 仆役和跟班,能在城中骑马,佩刀,那是湖阳Princess 身边受宠的人,不是一般的仆役。

“把看到行凶的那些街坊叫来,我亲自询问!”

“是!”

几个衙役把那几个目击的街坊叫了过来,Xia Pingan 亲自询问了一遍,把事情的经过和杀人者的身份相貌都问清楚了,那个杀人的人,就是湖阳Princess 身边的苍头。

让一个衙役去通知这被杀者的家人来收敛尸体,Xia Pingan 一语不发,直接转身带着人回到府衙。

回到府衙的Xia Pingan ,按照程序,签了缉捕公文,让府衙的班头带人到湖阳Princess 的府上去缉凶,他则在府衙之中坐等。

几个小时后,府衙里的捕班头和几个压抑covered in dirt 的回来了,杀人犯自然是没有带来的。

“大人,我们到了湖阳Princess 府上,敲开门,一说明来意,那湖阳Princess 府上看门的就把我们轰走了,还大骂我们一顿,把大人签发的缉捕公文也丢出来了,根本不让我们进府!”那府衙上的班头低着头说道,一脸惭愧。

“好的,我知道了,辛苦诸位!”

“属下无能!”

此事在意料之中,Xia Pingan 也不着急,反而安抚了出任务的几位衙役几句,然后慷慨说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身为洛阳令,就要为洛阳百姓主持这个公道,不管那个人是湖阳Princess 身边的who ,那个人,我必杀之,那个人impossible 一辈子躲在湖阳Princess 的府上,湖阳Princess 喜好巡游,湖阳Princess 每次巡游,都把府上的苍头带在身边,我估计用不了几天,湖阳Princess 一定会出府巡游,从现在开始,你们派人盯着湖阳Princess 府上,只要湖阳Princess 巡游,把那个人带出Princess 府,你们立刻就来通知我!”

这府衙里的班头压抑都是洛阳的local tyrant ,要让他们去闯Princess 府他们没有这个能耐和胆子,但要他们盯着Princess 府的一举一动,这事对他们来说确不难。

几个衙役在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