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edvertisementideas > Glorious Summoner >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386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38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Great Yan Country ,首都湾区……

夏宁醒来的时候,枕头上还有些湿润,那是泪水留下的痕迹,昨晚做梦,她再次看到了她的big brother Xia Pingan 。

在那梦境里,Xia Pingan 告诉她,自己一切都好,好吃好玩好在,任务进行得非常的顺利,让她不用担心,以后有时间再来看她,还叮嘱了许多。

夏宁在梦中拖着Xia Pingan 的手,让Xia Pingan 不要走,但Xia Pingan 的身形,最后还是慢慢消失在她的梦中,然后夏宁在梦里哭得rustling sound 。

那梦境太过真实,就像Xia Pingan 真的站在她面前和她说这些话一样。

夏宁以前也做过关于Xia Pingan 的梦,只是那些梦有些bizarre and motley ,她梦到过Xia Pingan 给她取了sister-in-law ,梦到Xia Pingan 突然回来,甚至梦到过和Xia Pingan 一起摆摊,最terrifying 的一次,是她梦到过Xia Pingan 在一大群的monster 之中搏杀,最后面这个梦,直接把她吓醒了。

但那些梦,从来没有一个梦像昨天晚上的那个梦一样真实。

那梦境就像是一Feng Family 书,带来了Xia Pingan 的消息,亲切,温暖,娓娓道来。

想到昨晚的梦境,还穿着睡衣的夏宁somewhat absent-minded 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外面就是客厅和厨房,客厅和厨房温馨又整洁,此刻,正是黎明,南向的客厅之中,太阳第一缕的光线已经照到了客厅中,客厅的落地窗外,可以看到Great Yan Country 首都圈国立大学那高高的blue 钟楼和紧挨着国立大学的中央公园,外面的环境非常好,有大片的湖泊,草地,森林,还有一群群飞翔的鸽子,在首都圈,夏宁现在住的房子是high level 公寓,这里的房子extremely expensive land ,紧挨着学校,治安非常好。

虽然此刻Great Yan Country 的一些地方的秩序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不过首都湾区的秩序和生产,却已经恢复了,而且物资供应非常充足,已经逐步取消了配给制。

在那紧挨着客厅的厨房之中,一个满头black 秀发,个子高挑,穿着一身white 长裙的窈窕身形正在煮着什么东西,浓浓的咖啡香味在厨房里浮动着。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靓丽温婉的安晴转过身,slightly smiled ,“宁宁,这么早就醒了么,今天是周末啊,我做好早餐再叫你啊……”说着话的安晴这才注意到夏宁神色不对,眼中有些泪水,似乎哭过,“啊,怎么了……”

在Xia Pingan 参加了“补天计划”之后,Xia Pingan 曾经的那些朋友,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的那些summoner 们,都把夏宁当成了younger sister 一样在照顾。

Heavenly Tribulation 之后,各地的summoner 们的调整很大,这high level 公寓就是安晴的,此刻的安晴,已经从益州省被调到了首都圈秩序委员会下属的一个机构,刚好可以就近照顾在首都圈国立大学读书的夏宁。

夏宁wa’ed 就哭了出来,冲过来一把抱住安晴,埋头在安晴的胸口,哭得rustling sound 。

“啊,怎么了?”看到夏宁一起床就哭得这么伤心,安晴反而有些手足无措。

“晴姐,我昨晚……梦到……我哥了……”夏宁一边哭着,一边抽噎着说道。

“你梦到平安了?”安晴拍着夏宁的肩膀安慰着,“那也不用哭得这么伤心吧!”

“那梦太真了,我就像看到……我哥在我面前一样……他说他去执行任务……现在一切都好,让我不用担心,还叮嘱我好多话……晴姐……你说……我哥到底是去执行什么任务……怎么连通电话都不行……也没有任何消息……我不要在国立大学读书了,我也不跟着虞teacher 学画画了……你告诉他们,我愿意回到香河,什么都不要了,让我哥回来好不好……”

Xia Pingan 和颜夺执行的任务,开始的时候安晴他们都是不知道的,只知道那是机密任务,一直等到安晴来到了首都圈,接触到了一些东西,安晴才从侧面大概了解到了Xia Pingan 他们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看着哭得rustling sound 的夏宁,安晴的眼睛也红了,她也强忍着流泪的冲动,只能用谎言来安慰着夏宁,“你看,你都梦到你哥没事,你哥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哥那么厉害,那么大的Heavenly Tribulation 他都没事,谁能伤得了他……”

“晴姐,你说,这是不是托梦,我听说……听说只有人passed away ,才会给亲人托梦?”夏宁抬起泪眼婆娑的眼睛,小声的问了一句。

“绝不是托梦,你别听那些神棍talk nonsense ,我告诉你,有些强大的summoner 可以和自己的亲人有着精神上的联系和共鸣,你昨晚梦到你哥,应该是你哥也在想你,而且他绝对没事,所以才和你有了感应!”为了安慰夏宁,安晴不得不临时编出了一套说辞。

“真的吗?”夏宁擦了擦眼泪,一下子来了精神。

“当然是真的!”安晴摸着夏宁的头发,nodded ,“不信下次你见到你灵珊姐和老屠的时候再问他们……”

“那我哥为什么不和我打个电话?”

“现在全球各地的动乱还没有完全平息,你哥应该是在执行机密任务,这是任务纪律,肯定不能和家人联系,别多想了,快点去洗个脸,然后出来吃早餐……”

看着夏宁的脸上重新有了光彩,坚信不疑的去洗漱间去洗漱去了,安晴轻轻咬着嘴唇在心里sighed ,她也不知道这样的谎言能维持多久,希望时间能冲淡一切吧。

夏宁还在洗漱间,安晴拿起了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那边是漠言少一贯平静醇厚的声音,“安晴,有什么事么?”

“马上就是夏宁二十一岁生日了,你们安排一下,用他哥的名义给他送个生日礼物吧,我在首都圈反而不太好操作,她昨晚又梦到她哥了,我担心她如果过早的知道真相可能承受不住……”

Xia Pingan 和颜夺去干什么,漠言少and the others 也隐约知道了一点。

电话那边的漠言少沉默了一会儿,“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安排的!”

“对了,益州省的情况怎么样,我看到简报,益州那边情况还不错!”

“嗯,还行,只要空间入侵一停下来,没有新增的魔物,秩序委员会和军方一起清剿那些魔物,进展得很顺利,下个月益州会从新川市开始逐步取消配给制,逐步恢复秩序,Old Master 的位置可能还要往上动一动……”

“现在恶魔之眼完全潜伏下来了,但还有一些动作,你们多注意点。”

“放心,早晚要收拾他们,听说首都圈里的政客和军管派斗争得很激烈,你也多注意!”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