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 page   Night
edvertisementideas > Glorious Summoner >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92
Glorious Summoner Chapter 49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Xia Pingan 在seabed 要塞周围游动着,仔细观察着这里的环境。

在Spirit World ,Spirit Physique 其实和fleshy body 一样,fleshy body 能干的事情,Spirit Physique 也能干,有些fleshy body 不能干的事情,Spirit Physique 也能干,所以在seabed 潜水这种事,对一个中级牧灵者来说,并不算难。

Xia Pingan 体内的Soul Power ,自发的就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圈保护层。

this world 的海洋里都透着一股死寂的味道,让人感觉非常压抑,Xia Pingan 眼中所及,这海里,除了有部分的海洋植物之外,完全看不到其他的生物,至于岛屿什么的,附近也没有。

越是在这种看不到危险的地方,或许才会隐藏着致命的危险。

“奶奶的,这里感觉不对啊……”Xia Pingan 在水中游动着,自语道。

Xia Pingan 也没有到处乱闯节外生枝,他这次进入这个Spirit World ,主要就是给自己的Spirit World 神殿留一个通道和坐标,this world 是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以后有机会再来探索好了。

这么想着,Xia Pingan 就转身moved towards 要塞的黄金拱门游了回去,眨眼的功夫,就没入到拱门的white 旋涡内,离开了这里。

……

重新返回牧灵要塞,运转Avatar secret technique ,不一会儿的功夫,Xia Pingan 就消失在牧灵要塞之中,重新返回罗安的身体。

……

再次睁开眼,就像大梦醒来。

Xia Pingan 看到的吊针挂着的点滴,那吊针接在自己手上,正在给自己输液。

头顶上是华丽的水晶吊灯,这水晶吊灯Xia Pingan 很熟悉,正是埃米莉家中的客厅,自己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自己没有被丢出去,昏迷之后还被人输液?

这结果,比Xia Pingan 预料的好一百倍,他一下子大喜,正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一下子动不了了,自己的手上被什么东西绑住了,连脚上都被绳子给绑着,完全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高兴了还没有两秒钟,Xia Pingan 发现,自己的小腹有些发胀,膀胱处传来的感觉告诉他,他要憋不住了。

我靠,太尴尬了!

这次一返回Avatar ,难道就要尿裤子?

Xia Pingan 转动着脑袋,看了看,客厅内黑不隆冬的,一个人都看不到,从客厅内那狭窄的窗户中看去,外面正是黑夜,巴黎的市区隐隐还传来枪声。

“埃米莉……埃米莉……”被捆着的Xia Pingan 只能在沙发上大喊起来。

这别墅里只有埃米莉一个人,不用说,埃米莉没有把自己丢出去,但同时也限制住了自己的自有。

Xia Pingan 只是喊了两声,客厅旁边的楼梯上,就传来了脚步声。

头发有些蓬松,似乎刚刚从床上起来的埃米莉穿着white 的睡衣,睡衣外面披着一件大衣,一只手拿着一个烛台,一只手拿着一只手枪,从楼上走了下来。

“罗安,你醒了……”埃米莉看了躺着的Xia Pingan 两眼,却没有走过来,而是就来到Xia Pingan 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把烛台放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在哪跳动的烛光之中,埃米莉脸上的神色,异常的冷静,眼神并不算是友好,语气平静得很。

“very good ,埃米莉,真是你,帮我解开吧……”Xia Pingan 说道。

埃米莉没有过来,只是在沙发上坐下,手上的枪管有意无意的moved towards Xia Pingan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说道,“你昏迷了三天,为了不让你就这么死了,我只能给你挂一点葡萄糖,看样子还有效果……”

“埃米莉,能把我解开么,我现在想上洗手间……”

“hehe ,你来我家里到底想要干什么?”埃米莉盯着Xia Pingan ,目光变得有一丝凶狠和愤怒,“你是不是以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在住,所以也想打我和这别墅的主意?……”

“埃米莉,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这样……”Xia Pingan 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他感觉自己稍微一着急,说话用力点,那膀胱受到的压力都在增加。

fuck !

“误会?”埃米莉用和她年龄不相符的冷静目光看着Xia Pingan ,一只手打开了她旁边的抽屉,直接把Xia Pingan 当时来别墅时带在身上的武器都拿了出来,一支HK416C,一支伯莱塔92F,冲锋枪和手枪的弹夹若干,还有匕首,当然,还有那些金项链戒指手势什么的,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Xia Pingan 的,再加上那那些武器,让人一看就感觉Xia Pingan 是那种fully armed 的暴徒。

埃米莉用鄙夷愤怒的目光看着Xia Pingan ,声音稍微提高了一些,“那这些东西,你怎么解释,你就是带着这些东西来我们家做拜访的?罗安,你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个brimming over with talent 充满梦想的画家,你也堕落成外面那些肮脏的鬣狗和腐食动物了么,靠掠夺和抢劫弱者生存,真让人恶心,亏我还把你当做朋友,不过老天还是站在我这一边,你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晕了,才让我发现你的本来面目……”

Xia Pingan 知道,埃米莉误会了,这误会还真有些操蛋。

“这些东西的确不是我的,是我干掉了几个帮派混混从他们手上抢来的,我来这里真的是想拜访一下你的父母,我现在在巴黎没有合适的住处,我想能不能把你家租下来落脚,那些钱物,是我带来的租金,我觉得应该可以付一段时间的房租!”

“罗安,你的这个谎言很低级,你的意思是你还抢劫了几个帮派的混混,是那些鬣狗和腐食动物的克星?如果你以前不是教我绘画而是教我搏击或者射击的话,我说不定还相信你的鬼话,只是你忘了那一次你被混混抢劫的经历了么,看到拿刀的混混,你脚都软了,我不信你还有这样的ability ,老实交代,你想来干什么?”埃米莉说着,已经抬起手枪,指着Xia Pingan ,“不要以为我不敢开枪,你变了,我也会变的……”

fuck ,再聊下去,Xia Pingan 感觉自己真要尿裤子了。

不管了!

Xia Pingan 只是念头一动,一个精英奴兵就被Xia Pingan summon 了出来,一下子从埃米莉身后的黑暗中扑了出来。

那个精英奴兵的动作及其麻利,埃米莉还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一个黑影突然出现,那个精英奴兵手上的long spear 已经刺了过来,直接一下子就把埃米莉手上的手枪刺得远远飞了出去,让埃米莉发出一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